设为首页   加入收藏
   
当前位置:首页  心理百科

青春期危机,从自杀到自信,是几十次心理咨询的距离

发布部门:  发布时间:2017-04-26  浏览次数:

拒绝

就在那个假期里,那天,妈妈正在像往常一样忙家务。而且有理由相信,那个男孩也在自己的房间做作业。可是,妈妈的电话响起来之后,听到的消息说男孩从楼上摔下去了。

幸亏没有生命危险,楼层不是太高,而且下面有个车棚。男孩打电话向妈妈求救。

医护,救治。

男孩说,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。一个人,离开书桌,走向阳台,然后就跳下去了。

关于男孩跳楼的原因,没有人能搞明白。除了恐惧,似乎还有强大的羞耻感。总之,没有人愿意深入地探索真相,更不用说公开了。于是,男孩的行为,就成为了家庭隐藏的秘密。

但,明显能够知道的是,男孩子的行为,是自杀行为。那是对生命的拒绝。

心理咨询,也许是这个男孩应该接受的。但,男孩拒绝了。

苦闷的

妈妈向咨询师求救。男孩的心理上,一定是需要帮助的。

男孩的内心,一定有很多苦闷。不管怎么说,不管是什么原因,也并不是哪个人的过错,至少,这些苦闷,是需要被看到的,是需要被解决的。那么,心理咨询,可以提供一些帮助。

在这样劝说多次之后,男孩答应试一试,来看心理咨询。也许是住院休学在家的时间里,除了玩手机以外,实在太无聊的原因,男孩终于答应妈妈,愿意见心理咨询师。不管怎么说,这是好的开端。

无语的

男孩期初来到咨询室,几乎不说话。问到什么,经典的答话就是:不知道。还好吧。呵呵。

只有他的表情,会表达出他的内心。从开始的恐慌,不信任,渐渐到困惑,好奇。终于一次,他说,其实,也没有什么可讲,不知道要讲什么。

想到什么就讲什么,凡是你讲出来的,对咨询师来说,都是有价值的。我都会用心倾听的。

他就问,我室内的花草,叫什么名字等等。

我指着一盆掉了很多叶子的植物说,这棵叫平安树。刚移栽过来。好像不太适应这里的环境,看,它落了很多的叶子,似乎要死掉了。但是,也许经历过这次死,它会活得更好。

男孩脸上掠过很复杂的表情。他似乎有些怀疑甚至恐惧,怯怯地似乎是自言自语地问,会吗?我坚定地说,会

沙盘游戏

我判断男孩可能是不擅长讲话,或者不善于表达自己的。但,我还是能够希望帮到他。于是,我购置了心理沙盘。我想,在沙盘游戏中,也许男孩更能表达自己。

男孩很开心。对沙盘游戏表现出极大的兴趣。

每次到咨询室,他都是直接走向沙盘,开始自己的游戏。开始的时候,差不多,整个咨询时间内,都是他一人在摆游戏。

死亡的气息。

弥漫性的恐惧。

满是张力的冲突。

纠结。愤怒。无奈。等等。

系列的主题,缓慢而有序地在沙盘中得到呈现和表达。

我只是安静地坐在一边,陪伴他玩的整个过程。

直到有一次,在沙盘右侧,靠近我作为咨询师所坐的地方,出现了一只伞。那只伞罩着神秘的金字塔。他说,那里有神秘的力量。

我长出一口气。

在男孩玩沙盘游戏的过程中,是内心无意识的表达过程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没有干扰他,没有干预他,只是安静地陪伴他。这渐渐让他建立了安全感。而且,在他的潜意识中,也跟我建立了连接,把我当作可以保护他的一个力量。

我感到很欣慰。当男孩的内心得以表达,然后他发现有一个人可以陪伴他、支持他的时候,他的内心便有了一个安全基地。在这个基础上,他可以安全地探索自己的内在世界。

之后,我提议,用一部分时间玩沙具,另外用些时间,由他来讲解他创造的沙画世界,让我多些了解。

男孩很乐意给我做导游。有时,我很惊讶。有时能够理解。有时我很赞赏。有时我有疑问。我都当场表达了出来。男孩很是兴奋,越来越愿意和我分享。

被看到

每个生命都渴望被看到。

在沙盘游戏期间,男孩又重新回到了学校。

那天,他做完沙盘时,似乎有些自豪地告诉我说,他在班级考试中,得到了第一名。那是他进入新的班级的第一次考试。

开心吗?取得这样的成绩,一定是不容易的。

还好吧。

我是第一个听到这个消息的人吗?

也许是吧,也不是。他说,周五放学时,妈妈去,他向妈妈讲过这个事情。

你妈妈为你开心吗?

她好像没有什么反应。她就那样。他说着这些的时候,脸上看不出是失望还是愤怒。也许都有吧,很复杂。

我内心忽然感觉到很大的悲凉。夹杂着愤怒、失望、难过、无奈。

这是不是男孩一直以来的内心感受呢?没有人能理解自己,只有对自己无尽的要求。没有人能分享自己的快乐或者悲伤,只有孤独的沉闷的读书生活。

我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感受。男孩生涩地苦笑了一下。好像告诉我,就是那样的。又好像对我表示出了被理解的感谢。

我愤怒地又说,忽然明白了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了。男孩眼中掠过一丝不易被觉察的苦楚。他没有说话。

那次咨询结束后,我意外地听到男孩离开时唱着歌走了。歌词大概是一句:“我只是一个意外”。

眉飞色舞

大概有近二十次左右的沙盘游戏过后,男孩开始关心我的情况。我如实告知。然后,他说要跟我谈谈,不想玩沙盘游戏了。

他开始谈学习上的压力。他想保持班级第一名的成绩,牵涉着老师的期望。也有自己在同学们心中的地位。但枯燥的学校生活,乏味而窒息。双休日回到家里,除了作业还是作业。他想让自己轻松些。可是,没有什么娱乐或者休闲。

父母的唠叨。学习很重要啊。考试很重要啊。将来要怎样怎样啊。等等。

只有玩手机的时候,有一点点的放松。可是,也很让人纠结。因为长时间的游戏,并没有多大的乐趣,重要的是,学习任务还需要完成啊。可是,有什么别的乐趣吗?

我说,那种窒息的,不能自在的感觉。似乎让人感觉到生不如死呢?

男孩脸上却是一种难以描述的笑意。那大概是他经历着的,生不如死的感觉吧。

如何才能让自己感觉更好些呢?我问他。

后来,他向我分享的内容渐渐多了。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好了起来。

他开始关心班级里小组的荣誉,主动为集体做些事情。

他开始关注同学关系。同学友谊。每个同学的不同状态。

他开始关注自己的内心困惑。比如,他为什么不喜欢某一个同学了呢?原来,是对方似乎有些排斥他。

他发现自己特别在意别人的眼光。似乎想要所有人对自己满意,喜欢自己。然后,觉得,那是不可能的。

他还发现,一旦别人有一点点否认他,他就会觉得自己似乎全完蛋了,没有一点儿的好了。他说,要努力从那种完全否定的感觉中走出来。

他每次谈的兴致都很高。

当有一个人能够被理解、被看到时,当他感觉到安全时,他就开始探索外部世界,以及内在世界。他的内心就会得到整合。他的生命状态就会发生改变。

生命,本来就应该如是地被对待啊。



Copyright 2012 郑州轻工业学院----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

郑州轻工业学院版权所有 设计开发:大学生科技创业中心